第三届金陀螺奖0829

满屏的控诉,狗血的反转!一地鸡毛后,反思你是事件里面的任意角色会怎么做!

发布时间:2017-02-24  |  标签:           |  来源:股权分配,游戏创业,一毛钱老公

文/游戏陀螺 猫与海

导读:泪点、争议、牵动神经!从昨晚到今天,一篇有关游戏创业的技术合伙人股权纠纷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这也不禁令人深思:这样的股权纠纷其实随时都在我们身边引爆,而你会怎么去面对?

一、人非草木:一篇10万+的文章戳中无数互联网从业者的泪点

作者署名为Emily Liu 的一篇文章《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从昨晚到今天,瞬间刷爆所有游戏人乃至互联网从业者的朋友圈。

文章一开始描述与交待了写作的背景与起由——“今天,初春的北京下起了雪,老公八点多回家的时候说,跟CEO谈股份谈崩了,如果走的话就是净身出户,留下来的话就是继续拿每个月的死工资,7年的创业,最后就是这样。”

文章最打动人的地方就是以家庭婚姻与公司发展的变化相互穿插、娓娓道来,时刻让人感受“情”的温度——

“四年前认识我老公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创业,当时我们都在苏州街上班,我在神州数码大厦,他在维亚大厦,我俩上班只隔着一条街……”

……

“那一年的公司五周年年会,我带着三个月的宝宝一起参加了,老公当时主持年会的时候说,我的女儿只有102天,创业已经第1901天了,公司就像他的孩子一样……”

文章提到,随着孩子长大,他们想要买房,于是面临经济问题,于是便有了对股权的关注,但其老公作为公司“发现老公只是作为老公司的董事,新公司完全体现不出来他的存在,新公司是CEO一个人独资的,而公司的业务早已经从老公司转移到了新公司,而且由于他之前从未签署过任何合伙人协议,和新公司只有雇佣合同,所以他的处境是特别被动的。”于是便有了文章最开始的一幕。

其中文章最后的结语表达对老公无条件的支持,以及两人与宝宝的合照更是戳中了所有人的泪点——

满屏的控诉,狗血的反转!一地鸡毛后,反思你是事件里面的任意角色会怎么做!
“亲爱的,老公,我特别爱你笑容灿烂的样子,我和宝宝永远支持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或许也是所有人转发的最大冲动与原因吧。

二、事件持续发酵,另一篇10万+诞生:另一角度的事件还原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另一篇文章出来了,公众号“鱼大嘴”发布了《作为除当事人外最有权力发言的人,谈谈<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以下是这篇文章的提炼与节选——

公司代号ZC。

CEO,C先生。

本人,Y先生,在ZC的职务是研发副总裁,业务的主要负责人,也是旗下几款游戏的制作人,2015年初已出来创业。

H先生,就是《就算老公一毛……》这个文章作者的老公,也是ZC公司元老之一,名义上是技术总监,实际是后端主程。

老H对公司绝对是有决定性贡献的,这毫无争议,在创业早期尤其是我和另一个市场VP加入之前,如果没有他顶着也许公司已经挂掉,也就没有后来的崛起……但试问,一个如此有贡献的二号员工甚至是联合创始人,要犯了多少错误才能让决策团队一边倒的把他边缘化……

到2013年,老H基本就干不了什么活了……在出现第四五次宕机的时候,我和老B还有其他几个核心人员就基本忍无可忍了,这种情况每个月线上那么大的盘子跑着,这么出问题必须要换人,不然对所有人都是前功尽弃,这时候就体现出老C的不成熟了,情感和职责分不开,老C内心对老H那是爱得深沉,坚决不换人……

回到2013年,其实在这时候无论是老H还是几个其他的核心人员,都已经不是很给力了,成长和行业完全脱节,却仍然沉迷在创业成功的快感中。

时间来到2014年,此时我和老C意识到整个公司的人员素质和取得的成绩是完全不匹配的,老将已经不堪一用,所以我立第二个工作室基本全是从211 985的大学招聘来的应届生……第二个项目2014年年底上线,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这个项目的成绩已经和之前的老人没有任何关系。

三、数篇10万+文章交锋:当事人及老公、公司与CEO孰是孰非?

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一天之内,一篇10万+文章的诞生,带动了更多篇10万+文章对此事件的探讨。

1、观点与反响一:纯利真的有五六千万?还在吃老本的公司实质是死撑

其中公众号“雷斯林”发布了文章《对那个创业者的妻子提一个问题,一个建议》,文章对原文的“他自言自语地说,他作为公司第二个员工,最初参与开发的那个游戏,流水有一个亿,纯利也有五六千万,迄今依然是那款游戏的利润在养活全公司一百多号人”提出了质疑:流水一个亿的游戏,纯利有五六千万吗?

其查阅公司相关的资料后指出:“你们现在的这几款游戏都毫无竞争力,长期来看,靠着之前并不丰厚的老本,如果你们没研发出下一款赚钱的手游,那你们离倒闭最多只有12个月……或者说靠着这几个早已经不行的游戏死撑着200人的公司,你们CEO可能已经心力交瘁了。”

2、观点与反响二:“清官难断家务事”,公开化祸及池鱼

公众号“回收垃圾”发布文章《你老公是牛逼创业者没错,但你可能伤及无辜》,文章在详细列举了事件主角公司的一些关键信息后指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清官难断家务事’的事件,毕竟大多数页游手游公司现在都活的不太好。如果你的文章持续发酵,或许会伤害到了现有公司以及现有公司的员工,我想这本应该不是你的本意……这个事件是绝大多数技术合伙人都会面临的问题,也是引起转发的主要动机。”

3、观点与反响三:创业不能用来忽悠,脱离团队谈自己让人心寒

公众号“科技信使”发表了文章《我逼走创业合伙人,白干七年净身出户,我是跪着前行的CEO》——文章以事件公司CEO的口吻为第一人称写下,而在文章最后提到:“本文内容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网络传谣对社会影响巨大者可按照寻衅滋事罪论处。”

“文章里不只有离职员工的恨,还有创业七年也没学会的蠢……创业只能用来忽悠自己,不能用来忽悠姑娘。有些创业者是不配拥有家庭的。每个走上创业之路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忽悠和被忽悠的成分。”文章认为:“每个技术都认为自己才是互联网经济的核心……脱离整个团队谈自己,有点让公司寒心。?”

但在文章开头——“《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这篇文章我收到了,你老婆的文章写的很好,你照片中的孩子也很白很漂亮,跟你真的不是很像,我怀疑这篇文章是隔壁老王代笔的……”这样的文字描述不免涉嫌诽谤,而这篇文章最终也被删除。

四、聚焦事件的几大争议点: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会是怎么样?

事件持续发酵,不少业内人士以及媒体已经通过Emily文章的线索“人肉”到了事件的公司及CEO,部分媒体已经采访联系到Emily及其老公、所在公司等,其中一家媒体更是报道:这家公司由于不胜其烦,已经把公司的电话线拔掉。而Emily老公也在一些社交群中表示,不想再把事件扩大化。

满屏的控诉,狗血的反转!一地鸡毛后,反思你是事件里面的任意角色会怎么做!

事件至此,孰是孰非已很难定夺,但利益与股权的分配无疑是整个事件的焦点。所有人在围观、感叹、感动、愤怒、争议的各种情绪夹杂中,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是怎么样?

1、焦点一:CTO、第二号员工是合伙人吗?

Emily 在文章中提到其老公在公司的位置:“第二个员工,算是联合创始人,负责技术……”但“鱼大嘴”在文章中回应到:“H先生,就是《就算老公一毛……》这个文章作者的老公,也是ZC公司元老之一,名义上是技术总监,实际是后端主程。”

在公司的前期发展中,Emily的老公确实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但随着业务的进展,其地位似乎发生了变化与下降,于是问题来了:作为CTO、甚至是第二号员工,Emily的老公是不是合伙人?怎么去认定?

2、焦点二:股权分配机制应该是怎样的?

Emily表示,其老公只参与过公司的一次分红(数目双方口径不一,约为一百万到两百万之间),而后续的股权分配,其公司的态度似乎表明Emily的老公已经不再有主动权与有利位置,而这也是问题的争议所在。

“雷斯林”的文章认为,CEO主要的问题在于没有早点和这位联合创始人说清楚股权的事情。文章扒出了该公司CEO在知乎上的对股权的一些看法与言论,认为:“现在这篇文章把你推到风口浪尖,大家八出其实你的游戏没那么赚钱,你的团队也没那么团结。以后你们再找投资,再招人就很难了,这都是你们应得的代价。”

3、焦点三:公司、个人发生变动,股权机制怎么改变?

对于股权分配,另一关键问题就是公司以及个人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应对呢?公众号“科技信使”认为:“分配规则和股份期权池是提前就划好的,对于公司和股东来说,这些股份和期权不属于任何人,谁也拿不走。而公司和业务的稳定却是最现实的眼前利益。融资进展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甚至对于CEO来说,连公司都不是自己的,CEO也是打工的,所有人的工资和待遇都是董事会批准的,即使不给‘合伙人’发股份发工资,也不可能自己把这份利益独占了。”

公众号“鱼大嘴”在文章指出:“总结老H,很多人说,是不是老H应该早点和老C谈好股份,其实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核心矛盾。核心问题是老H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活,让自己持续正循环的成长。如果你就是这个状态谈好了又如何呢?收回的方式大把,试问哪个CEO能容忍一个持股10%的人完全做不了任何事?”

4、焦点四:技术人员在股权分配中应处于什么地位?

对于技术岗位的股权,公众号“回收垃圾”认为:“我认为薪资先于股份。创业初期,其他合伙人的薪资可以降低,但是技术合伙人的薪资必须按市场标准来。因为创始人等角色在一次创业过程中(不论成败)都可以收获到超出薪资之外的成果,比如人脉和个人PR……技术合伙人加入创业公司时在技术突破方面通常很少,大多数工作都是基于现有技术储备的实战。除非项目成功,但往往技术合伙人很难决定项目成败。所以薪资方面必须不能妥协……重点是千万不要存在沟通误差,误以为创始人会给你多少股份,以为说话算话。记住,承诺的股份等于没有股份。”

五、法律角度解析:如何认定股东或合伙人的身份?

随着事件的发酵与进展,游戏陀螺持续关注的同时,也提出了这几个关键问题,咨询了诺诚律师所的朱骏超律师。

1、如何认定合伙人或股东的身份?一般在什么时候认定?认定的形式是什么?

从法律角度,股东是指公司出资人,因此股东的认定是以是否认缴出资来确认,以工商登记、公司章程或出资证明书来认定股东身份。股东身份确定的时间一般在确定进入股东团队,签署股东合作协议书或者股权转让协议书或增资协议书,并取得上述登记或证明书的时候。

这里特别说明的是,股东分为显名股东和隐名股东,显名股东是指在工商登记的股东,隐名股东是指没有在工商登记而是由其他人代持的股东,隐名股东的权利有一定限制,无法直接享受显名股东的股东权利,一般都是通过代持股协议来行使股东权利,但隐名股东存在着因与代持人及其他股东出现纠纷而无法实现股东权利的风险。

2、股东对应的权利与义务是什么?

从法律角度,股东的义务就是出资义务,在认缴出资的范围内承担出资义务,其余可以通过股东间的协议来约定股东的义务,比如保密义务等等。股东权利主要包括知情权、分红权、表决权、选举权、股权优先购买权等权利。

3、若离职,原有的权利有没可能保留?有没追诉的可能?

一般来说,股权和离职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离职后仍可以保留原有的股东权利,但这样会严重挫伤在职股东的积极性。因此,现在初创公司普遍会设置成熟vesting条款和回购条款,即合伙人在一开始无法获得属于他的全部股权,需要分期限成熟,一般是四至五年。如果创始人中途离开创业企业了,其他创始人有权以极低的价格(比如一元),回购创始人一定比例的股权,这样既保证合伙人团队的稳定性,也能有合理的退出机制。

4、不同规模、不同资本路径(比如上市)的公司,有可能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变动(比如投资人、公司业务方向等),这些因素会不会影响原有的股份分配约定?若变动,公司应该履行怎样的流程?

股份分配的因素可以提前约定,投资人进入时都会约定明确的股权退出机制。如果涉及股东变更,以增资入股为例,需要通过三分之二表决权的股东同意,公司应当修改公司章程,并在工商登记机关作变更登记。

5、不同职称、不同年份、不同地位的员工股权分配一般遵循什么原则?谁来决策?

这主要涉及到股权激励的问题,现在一般都会设计10-15%的期权池,由大股东或创始团队来决定激励人员和制度,当然如果引入投资者,也需要投资者的同意。

结语

互联网时代,每一次的热点事件都会带来巨大的聚焦效应,也会带来争议、反复与各种风口浪尖,因为这样的热点其实就随时发生在我们身边甚至身上。时代的大潮,谁也无法置身事外,新时代所带来的悲欢离合时刻在上演,而扮演着不同身份与角色的我们,也需要多重去考虑更多问题。

在整一个事件当中,大家都在挖掘捕捉当中可能的事实,妄图分辨出谁对谁错!但其实这个过程中大家是不可能分辨出谁对谁错,理对情不对,情对理不对!而且大家也不要妄图通过这件事就能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该一地鸡毛还是一地鸡毛!

游戏陀螺倒是对在事件当中每个人的做法挺感兴趣,有CEO,有CTO,有CTO的老婆,有爆内容的前员工Y,如果你是其中一位角色,看到这件事情的发展,你会后悔你当初的做法么?反思!

我要找游戏陀螺

行业爆料:猫与海(微信号 catandsea)

商务合作/采访/投稿:文静(微信号 mutou_kiki)

投稿邮箱:tougao@youxituoluo.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游戏圈的啥都聊,赶紧扫描游戏陀螺二维码一起吃瓜】

分享到: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